使命召唤ol科技之光|使命召唤ol内侧 ?

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混戰!

  深海。[  點   ]

  一道道人影如幽靈,豎立在海水各個角落,眼瞳shǎn爍著或是激動或是驚懼之色,凝聚在兩團光暈上。

  雷之域界和水之域界的碰撞,引得海底發生大崩滅,展現出細密蜿蜒的空間裂紋,那些裂紋旁邊,很多不朽境界武者都神情惶恐,下意識的躲避。

  沒有人知道,那些空間裂紋通往何處, 算境界如他們,也不敢輕易涉足當中。

  納普頓和里卡多兩人,在眾人中神情凝重,不斷出手來修復那些裂紋,穩定漸漸要炸裂的海域。

  “轟隆隆!”

  雷之域界內一個個雷之大陸崩塌粉碎,每當一個大陸消失,費雷爾都是眼神一晃,他充斥在雷之域界的氣息,也漸漸消弱。

  相反,海鯊皇倒是越戰越勇,雙眸猩紅,暴戾的氣息和原先的低調內斂完全不同。

  很多人都像是第一次認識海鯊皇。

  這一戰,海鯊皇的威名必將傳遍整個虛無域海!以后許多年,都會有強者談起這個人物, 明他當年在破滅海的強勢!

  一個個水之幕帳,從海鯊皇域界內繁衍出來,生生不息,涌入了費雷爾的雷之域界,將雷球給包裹,攥緊,擰成粉碎!

  費雷爾神色中顯出一抹驚懼。

  他終于知道一向低調的海鯊皇,并非軟弱可欺,此刻他內心有些后悔,后悔不該輕易開啟戰端。

  “破滅海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。”冥晧和神主兩人站在極遠之處,冥晧眼神幽亮,凝視著附近顯現出來的空間裂紋,“這種級別的戰斗,在我們荒域發生,會引動一個個星域都會崩潰,我們不朽者的交戰。常規的空間都承受不住,而這海底……僅僅只是shǎn現空間裂紋而已。”

  冥晧在空間奧義的造詣上極為精深,算得上宗師級別的人物,他知道強者間的碰撞,一般的世界難以承受。[    yz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]

  海鯊皇和費雷爾都是域祖,戰斗余波如果蕩漾開來,都能令荒域的星域大崩滅,然而在這里。海底只是浮現出裂紋。

  冥晧暗暗思量著。輕聲 道:“ 來此地的海域,能夠承受空間之力的撕裂,而不會真正崩塌,可惜,我這具幽魂形態,無法承受撕裂空間產生的反噬力。不然倒是可以一試了。”

  “砰砰砰!”

  一個個雷球,在費雷爾的域界內炸裂消失,漸漸地。費雷爾那域界在縮 ,而費雷爾本人,也不得不逐漸后退。

  倏地。諸多雷球凝結,變成一個恐怖的光球。

  費雷爾在那光球中咆哮著,猛然裂球走出來,他臉色慘厲,雙瞳深處有無數雷電巨蟒般盤繞著。“海鯊皇!”

  海鯊皇眼睛猩紅,神情一震間,像是突然恢復清醒。

  他視線轉 著,像是在人群中找尋什么,顯得有些茫然。

  “費雷爾! 底怎么一回事?”里卡多喝道。

  “海鯊皇!”納普頓也叫道。

  “我發現了那石巖的蹤跡,本要出手擒拿,被海鯊皇給阻止了,我不知道他處于什么心思,他放任那  離開了。”費雷爾怒吼著,一個個雷球在他講話的時候浮在海底,綻放出耀目可怕的雷電光暈。

  “海鯊皇,真是如此?”納普頓愕然,“你答應過我,要幫我尋 那  的,這 是你的態度?”

  里卡多、圖釋岐、崎摩眾人,也是神情驚異,不明所以的 向海鯊皇。

  海鯊皇眼中猩紅之色依然濃郁,沒有完全消褪,表情有些茫然,還在人群中找著什么。

  一簇火苗忽然shǎn現出來……

  海鯊皇眼睛陡然一亮,忽然叫道:“申刄!”

  在海鯊皇、費雷爾交戰時, 神秘消失的申刄,在那火苗shǎn爍中突然冒了出來,他藏身的海貝殼有朵朵火焰重疊,他倏一現身, 果斷道:“我們該走了。[       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]”

  他知道納普頓、里卡多這種級別的強者,總會趕來,他也知道海鯊皇的意圖,想多和費雷爾交戰一段時間,好引得所有人關注。

  他是海鯊皇身邊最顯目的人,像是海鯊皇的一道影 ,幾乎形影不離。

  他明白,一旦納普頓、里卡多這些人過來,都會搜尋他的蹤跡,逼問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所以他必須潛藏,在海鯊皇和費雷爾戰斗沒有短暫分開前,他絕對不能現身。

  而現在, 是他現身的時機!他要提醒海鯊皇,以一己之力和整個破滅海武者為敵,是萬萬不可取的!

  聽著他的喝聲,海鯊皇淡然一笑,點頭道:“的確,我們是應該走了,我還沒有 真正喪失理智的程度。”

  一片片魂云,在海鯊皇身旁凝結出來,納普頓陰森著臉,“海鯊皇,我想你應該給我一個交代。”

  里卡多也湊上前,皺著眉頭, 道:“我答應了別人◎,要擒拿那叫石巖的  ,海鯊皇,我也需要一個 法。”

  圖釋岐、崎摩眾人,也紛紛涌來, 連那些潛伏遠處的許多強者,也都湊上前來。

  他們■將海鯊皇攔在中間,都是神情不善,要海鯊皇給出石巖的離開方向。

  很多聰明人,從那費雷爾的話語中, 知道海鯊皇放走了石巖,又和費雷爾一戰吸引眾人注意力,知道海鯊皇應該是刻意給石巖打掩護,他們想當然的認為海鯊皇和石巖之間有什么協議,知道石巖的準確方位。

  “這海鯊皇……竟然放任了石巖離開?”神主很驚異,搖了搖頭,“想不通啊。”

  “那  ,一向古怪,很多事情在他身上都有可能發生。”冥晧皺著眉頭,“這么來 ,他應該安然離開了,這樣倒也好……”

  極遠之處,奧黛麗悄悄湊攏過來,聽著海鯊皇那些人的話語,眼神一喜。

  “立即撤離!”突地,她肩膀上的冥鴻叫了起來,“那龍蜥老祖、圖釋岐都在,還有納普頓那老鬼,如果給他們發現你在這里,事情 麻煩了!”

  奧黛麗一呆,立即反應過來,不敢逗留一分鐘,馬上依言要離開。

   在此時,魂族納普頓眼皮 一抖,忽然轉過身來,幽幽視線越過數百武者,奇準無比的落 奧黛麗的身上,他舔了舔舌頭,陰森喃喃道:“辛格的兇魂氣息,有趣,我魂族統領的兇魂,竟然白白便宜了外人。”

  一頭身高數十米,如熊似獅,通體墨黑色的兇魂,從納普頓腳下迅速凝結出來。

  那兇魂低吼一聲,化為一道幽光,直撲奧黛麗!

  “糟糕!隔了這么遠,這老鬼還能一下  感應出來!”冥鴻頭皮發麻,連忙催促:“以最快速度離開!”

  奧黛麗臉色蒼白,眼 那巨大兇魂涌來,靈魂都泛出驚顫感。

  她和納普頓的境界相差太多,納普頓凝結的一個兇魂氣息,都不是她能抗衡的,連冥鴻 著兇魂chōng了過來,都泛出驚恐不安。

  他也是兇魂,可惜不過是辛格淬煉的兇魂,無法抗衡域祖境界的納普頓的兇魂。

  “咦?”

  冥晧感受 她在奧黛麗身上留下的氣息異動,凝神一感知,臉色微變,他那道幽魂倏然○消失。

  “咻!”

  冥晧在奧黛麗身旁shǎn現, 著納普頓那兇魂過來,冷冷一笑,隨手一抓,旁邊一條空間裂紋凝為一柄詭異的刀刃,被他攥在手中。

 ◎ 冥晧干脆利落舉刀,那利刃一刀斬下,令納普頓的兇魂傳來凄厲慘叫,被一分為二。

  兇魂并非實體,分成兩截后,依然咆哮著展現兇戾,改變了目標,朝著冥晧下殺手。

  納普頓腦海一疼,神情變得無比陰霾,他回頭盯著冥晧,又 向冥鴻和奧黛麗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低等種族,也敢與我抗衡!找死!”

  他身下那片魂海中,又凝結出一頭兇魂出來,這是一條身長數百米的巨蟒,通體碧綠,身上繚繞著濃濃酸霧,腥臭的蟒口內獠牙密布,蜿蜒扭動間,將幾個擋路的武者一口吞沒掉,那巨蟒兇魂咀嚼了記下,被吞掉的武者立即魂飛魄散。

  “嗯?”

  神主還在留心海鯊皇和費雷爾,冷不防發現身旁冥晧消失,別頭一 ,發現冥晧竟然和納普頓的兇魂戰上了。

  他一臉訝然,猶豫了一下,停在原地不動。

  他并不想插手此事。

  “我們走!”申刄趁機喝道。

  海鯊皇不認識奧黛麗眾人,自然也不會伸出援手,見他們成功吸引了納普頓的注意,馬上點頭,拍開水浪要從眾人中走出去。

  “別讓他走掉!”費雷爾喝道。

  不消他吩咐,里卡多、崎摩和諸多圍觀者,都下意識的動手。

  瞬間,海底變得燈火輝煌,無數光幕、光圈、光團凝結,各類奧義結界滋生,神力如刀劍,在海底飛梭劃☆動著,令海底一下 變得熱鬧起來。

  膽敢圍觀域祖戰斗者,大多數境界高深精湛,這些人很多和七族有關,也有些人同樣惦記著奧義符塔。

  不管是為五族的賞賜,還是為奧義○dòngzhe,lìnghǎidǐyīxià biàndérènàoqǐlái。

  dǎngǎnwéiguānyùzǔzhàndòuzhě,dàduōshùjìngjiègāoshēnjīngzhàn,zhèxiērénhěnduōhéqīzúyǒuguān,yěyǒuxiēréntóngyàngdiànjìzheàoyìfútǎ。

  búguǎnshìwéiwǔzúdeshǎngcì,háishìwéiàoyì符塔本身,他們都想要知道石巖的下落。

  所以他們紛紛出手。

  “海鯊皇,此戰過后,不論結果如何,你在虛無域海都將沒有立足之地。魂族、噬族、古妖族、黑魔族和玄天族的族人不會放過你,他們都有核心族人被殺,那  被你放走,你需要承擔后果!”里卡多暗嘆,有些唏噓的 。

  ……(未完待續)R

首發BXz     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免責聲明 - 網站地圖

2009-2018,sunbet官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申搏sunbet_sunbet官網_菲律賓sunbet官網歡迎您*全文在線閱讀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豫icp備10207373號-1
使命召唤ol科技之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