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命召唤ol科技之光|使命召唤ol内侧 ?

第一千零七十一章【評判標準】(下)


  文浩南低下頭,顯得非常誠懇:“榮廳,我錯了,我會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。”

  張揚道:“話誰都會說,但是要分清是什么責任!”

  榮鵬飛道:“有件事我想你們知道,剛才程焱東同志過☆來找我,他主動承認了自己在工作中的失誤,并biǎo示愿意為這次的事件承擔應有的責任。”

  張大官人兩道劍眉擰在一起,其實從程焱東昨晚和他談過之后,他就一直在擔心發生這種事情,現在一切終于還是發○生了,張揚盯住文浩南道:“你以為程焱東應該為這件事承擔責任嗎?”

  文浩南平靜望著張揚: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做人準則,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,但是如果我犯了錯,我會為自己的行為承擔任何責任。”

  張揚道:“我也很贊同你的話,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必須要敢于直面自己的錯誤。”他向榮鵬飛道:“榮廳,如果有人要為董正陽的事件負主要責任,那個人是我,而不是程焱東。既然查不出事實的真相,那么這筆糊涂賬就記在我的頭上吧,是打是罰,隨便你們!”張大官人霍然站起身來,他最后丟下一句話道:“責任到我這兒為止,不要牽扯到別人!”他說完就走了,因為張揚已經徹底明白,這件事沒有談論下去的必要,在這件事上,榮鵬飛是站在文浩南的立chǎng上,不僅僅是因為文浩南的背景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工作組是他派下來的,在缺少證據的前提下,榮鵬飛回護自己人十分的正常。

  張揚早在昨晚已經將整件事考慮清楚,無論這件事會招致怎樣的風雨。他都會和程焱東共同進退。雖然程焱東明確地biǎo示要承擔責任,程焱東認為在目前的形勢下犧牲自己,平息董正陽事件是一種顧全大局的做法。這是一種政治策略。是棄卒保帥。張揚理解程焱東的苦心,也明白這樣做的好處,但是張揚仍然不會同意他這樣做。因為張揚過不去自己的這道坎,他已經明白官者需厚黑的道理,但是張大官人仍然不愿為之,不屑為之。

  張揚離開之后,榮鵬飛和文浩南陷入長久的沉默中,沉默讓人思考,沉默也會讓人尷尬,文浩南拿起茶杯,喝了口茶。然后輕輕將茶杯落下。

  榮鵬飛低聲道:“浩南,張揚的個性很強。”

  文浩南嘆了口氣道:“他是我干弟弟,看到他這個樣子。我真的很心痛。政治上是要講究策略的,忍一時風平浪靜。讓三分海闊天空,一個官員如果連能伸能屈的道理都不懂,在仕途上怎么能夠走得長久?”

  榮鵬飛望著文浩南,他忽然發現自己對文浩南了解的并不深,文浩南在政治上的認識之深甚至超過了自己,榮鵬飛將之歸結于政治基因。文浩南在這樣的家庭長大,他對政治的感悟,對官chǎng上的規則遠比普通人要理解的深刻。榮鵬飛道:“你回去之后,馬上寫份檢討給我。”

  文浩南點了點頭,他誠懇道:“榮廳,這件事情有必要調查清楚,我懷疑董正陽的死還有很多的內情。”

  榮鵬飛道:“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,誰應該承擔責任,應該承擔多少責任,我會分清楚。”

  張大官人留意到周圍人的yǎn光開始變得奇怪,這些yǎn光讓他意識到自己正處于一chǎng風暴的核心,他返回濱海之后想要找程焱東好好談談,卻想不到程焱東請了病假,張揚馬上打電話給他,程焱東在電話中只說了一句□話:“我想回家好好靜靜。”

  張揚放下電話,內心中充滿了失落,想起今天文浩南虛偽的態度,張大官人心頭冒起無名火,他抓起桌上文件狠狠扔了出去,雪白的紙片在空中翻飛。

  就在這時候,常海心☆☆敲門走了進來,看到yǎn前的一切不由得一愣,她沒有說話,蹲了下去,默默收拾著地上散亂的文件。整理好文件放在張揚的辦公桌上,然后拿起他面前的茶杯,為他重新泡了杯茶放在面前。她想說什么,可是卻不知如何安慰■張揚。

  此時又有人來了,高廉明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進來。他氣喘吁吁道:“張……張……”看到常海心也在房內,高廉明慌忙停下說話,喘了幾口氣,看到張揚鐵青的臉色,這廝小心翼翼道:“你們吵架了?”

  張揚瞪了他一yǎn道:“你進來不知道敲門?啊?”

  高廉明道:“我敲了,再說你們也沒關門啊!”

  常海心啐道:“你胡說什么?”

  張揚道:“有事嗎?沒見我忙著嗎?” ☆
  高廉明道:“張書記,我沒事到你這兒干什么?”

  張揚點了點頭道:“我煩著呢,你有事趕緊說。”

  高廉明轉身到沙發上坐下,又喘了口粗氣道:“我聽說程局撂挑子不干了,這件事真的假◇的?”

  張揚道:“這跟你有關系嗎?”

  高廉明道:“我這不還沒調檢察院去嗎?我還是濱海公安的一份子。”

  張揚道:“沒那回事,你少聽外面胡說八道。”

  高廉明道:“這事兒我清楚,程局冤枉,人是被省廳工作組給提走的,問題不是出在咱們身上。”

  張揚道:“你有證據嗎?如果有證據,你也不用跟我說,直接去找你爸,把事情的真相對他說。”

  高廉明道:“其實這件事不難解決,只要把省廳工作組參加審訊的三個人分別問話,對對他們的口供是否一致,就能知道他們是不是訊問董正陽的過程中嚴刑逼供了。”

  張揚道:“我沒這個權力,要不我把這件事委托給你,你幫我調查,如果你能還給程焱東和我一個清白,我謝謝你,北港大小酒店你隨便挑一家,我請你。”

  高廉明道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看不起人?程焱東也是我好大哥,他現在出來背了黑鍋,我一樣著急,我不怕告訴你,剛才◇我跟老爺子打電話了,電話里就跟他干了一仗,事情都沒搞清楚,憑什么讓程焱東擔責任啊。”

  張揚道:“高廉明,我拜托你,你就別跟著添亂了,這當口你給你爸打電話,他還以為是我唆使的呢。”

  ◆★高廉明道:“張書記,我是真想幫忙,如果程局認了這件事,他這輩子就完了,咱們都是好哥們,你不能見死不救啊。”

  張揚怒道:“你他媽煩不煩?我說過讓他承擔責任了嗎?要承擔責任也是我承擔,大不了老子▲不干這個市委書記了,麻痹的,我看誰他媽敢把屎盆子往我們頭上扣。”

  高廉明還想說幾句,可是看到常海心在一旁向他使yǎn色,馬上明白了,張揚這會兒正在氣頭上,的確不適合多說話,自己還是不要在火上澆油為妙,他搖了搖頭,悄悄走開了。

  高廉明走后,張揚氣猶未消道:“真他媽不想干了,受這種鳥氣!”

  常海心柔聲道:“你別生氣,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,總得要想出一個解決的辦法,你先喝口水,氣大傷身。”

  在常海心的勸說下,張揚喝了口茶,他黯然道:“我不是怕事,我是心里窩囊,這件事和焱東一丁點關系都沒有,要說責任也是我的責任,憑什么要他來承擔這個責任?”

  常海心道:“上頭不是還沒有拿出處理方法嗎?我看事情或許還會有轉機。”

  “轉機?”張揚搖了搖頭,他不相信這件事還會有什么轉機,人都已經死了,而且尸檢報告認定死者生前受到了毆打,報告也已經被人透露出去,如果沒有一個滿意的答案,死者的家人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  常海心道:“剛才高廉明所說的是不是真的?這件事是不是和文浩南有關?”

  張揚道:“沒證據的事情不好說。”

  常海心咬了咬櫻唇道:“文家那邊知不知道?”

  張揚有些疲憊的閉上雙目:“早晚都會知道。”

  常海心輕聲道:“張揚,無論發生什么事,我都和你共同進退。”

  張揚睜開雙目正迎上常海心柔情脈脈的目光,他伸出手去,握住常海心的柔荑,堅定而充滿信心道:“任何事都擊不倒我。”

  張大官人是個信念堅定的人,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,當天下午,在開完常委會布置完工作之后,張揚驅車前往豐澤,那里是程焱東的老家,程焱東抱病就是回家去了。

  張揚有必要和他好好談談,張大官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虧欠別人,即使程焱東是他的朋友,他也不愿意,他更不愿看到自己的朋友遭受委屈,張大官人剛剛來到停車chǎng,就◇看到喬夢媛乘坐招商辦的商務回來,喬夢媛最近一直在忙著招商辦的事情,雖然和張揚在一個行政中心辦公,可是兩人見面的機會并不多,這其中還有喬夢媛避免別人針對她和張揚的關系風言風語的原因。

  雖然見面◇■不多,可是并不代biǎo喬夢媛不清楚張揚最近遭遇的麻煩,她向張揚道:“張書記,正找你呢,晚上有時間嗎?我請你吃飯。”

  喬夢媛主動邀約張揚的情況很少,她本來不想說,可是看到張揚眉頭緊鎖的樣子不◎禁有些擔心,所以提出請他吃飯,也是想找機會安慰他一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免責聲明 - 網站地圖

2009-2018,sunbet官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申搏sunbet_sunbet官網_菲律賓sunbet官網歡迎您*全文在線閱讀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豫icp備10207373號-1
使命召唤ol科技之光